目前分類:巴黎。筆記 (2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2004/2/28, Paris

很早就發現, 在法國的生活是很有節奏感的。 原本, 以為只有我自己這樣想, 結果今天和一個曾到台灣工作過的法國朋友談起來, 原來他對這一點也同樣深有感觸。

在法國, 一年四季的流轉是美麗而明顯的, 雖不至像日本那樣夏季酷熱冬天嚴寒, 相差近四十度, 但平均而言最熱二十多度最冷零下五度左右( 就巴黎而言), 也足夠讓樹木花草有了許多不同的面貌, 加上緯度高, 夏季日照從早上六點至晚上十點, 冬天卻只有早上九點到下午四五點, 二者的巨大差異讓人們覺得夏天就該好好往外跑, 去度假, 冬天就該早點回家休息, 多些家族聚會如耶誕節等。 四季的節奏分明, 不同時候做不同的事, 自有韻律。
文章標籤

juliasp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最近, 開始整理起從前住歐洲時那些照片.

今天, 趁終於拗動蕾爸幫我客製blog 樣式, 我順便給了蕾爸了一張自己拍的照片, 讓他去剪輯作美編, 這樣就可以不用"完全標準"的樣板了.

這一系列照片, 是2003年初還在巴黎郊區的學校讀書的時候拍的. 學校在大巴黎市( 就像台北的台北縣, 是台北的郊區一樣), 別看巴黎市建築物密集, 人也不少, 一到我們學校附近, 又在山上, 簡直杳無人煙. 周末的時候, 整個校區只剩下我們這些住校的外國學生或遠地的法國學生, 其它同學和校務人員一個也看不到. 要到最近的超市買個東西, 要走快半小時的路. 缺點是很不方便, 優點是真的很靜謐, 有時候一整天說不到五句話, 整個人完全的回歸到自己, 別無他物.

juliasp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2002年春天, 和朋友結伴遊遍法國東部, 香檳區, 史特拉斯堡, 迪戎等等. 在某個剛吃完中飯喝完酒慵懶的午後, 除了司機約翰先生外, 其他人正東倒西歪的在車上打盹. 矇矓之間, 我遠遠看見一個公路招牌上畫著一朵小蘑菇. oh, no, 是一個小教堂. 柯比意的廊香教堂!!!

坐在後座的TS聽到我的尖叫猛然驚醒, 然後換他也尖叫起來. 廊香, 可是他少年時大作建築夢時聖地啊. 原本他來法國找我之前, 有意思將此處排進行程, 奈何不專業的地陪如我, 根本搞不清楚廊香在哪裡. 沒想到, 走著走著就撞見了, 真是運氣哪!

廊香教堂正面, 活像朵可愛的小蘑菇.

juliasp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this picture from: http://funweb.epfl.ch/site2004/cecile/Afrique.html)


今天, 特別想寫沙漠。

juliasp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天巴黎, 不停飄著雪。 屋子裡開著暖氣, 滿屋子半開的箱子, 我正忙著把書上架, 把衣服掛進壁櫥裡, 以及把各式保養化妝品拿到浴室。

juliasp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常常覺得, 義大利男人實在魅力無法擋, 浪漫, 英俊, 體貼又多情. 也許是我還太嫩(?), 或對愛情仍有太多嚮往, 經常時不時的讓那些義大利人給感動的不得了.

這一切, 要從我的義大利同學, 馬可和安東尼奧( 暱稱安東) 說起. 從昨晚安東的那個吻回溯到馬可的熱情……

話說馬可家住羅馬, 是當地大學和我們學校( 在巴黎) 的交換學生, 長得不怎麼帥也不怎麼高, 但生性熱情活潑, 整個宿舍上上下下都認識他. 當我還住在宿舍時, 他經常在吃飯時間跑來敲我房門, 說, 「你這個小台灣女生不要窩在房間裡自己一個人吃飯啦, 在義大利, 我們都是大伙一起吃飯, 還要唱歌跳舞的.」 於是我常常一碗中式湯麵吃到一半, 就被拖出去跟一票義大利人吃飯, 其中雖也有法國人和比利時人, 但每次起鬨的都是義大利人. 而每天晚餐到了尾聲時, 馬可都會拿出他的吉他, 開始唱起義大利情歌, 深情的模樣低沉的歌聲和平常判若二人. 他常一邊唱一邊走到我面前, 然後在一曲結束後牽起我的手輕吻一下, 說, “ 好, 妳現在可以回房睡覺了.”, 可愛到了極點.

juliasp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最近回台灣放假, 和從事廣播的閨中密友琪琪相約, 到東海附近的春水堂喝下午茶。 我們二個是那種縱使相隔天涯海角也要每週上MSN聊上二三回的死黨手帕交, 好不容易我回台灣, 更要利用機會出來好好敍敍舊。

" 喂, 來上我的節目吧。 ", 她說。

" 我? 又不是什麼名人, 怎麼給你訪問啊?", 我說。

juliasp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巴黎今年夏天特別熱,聽說是近三十年來最熱的。白天日照又長,早上六點不到天就亮了,一直要到晚上十點半太陽才下山,長日漫漫,平常待在辦公室不覺得,一到周末整天看著白花花的陽光只覺一陣慵懶,只想躺在家中後院晒晒太陽。

就在某一個這樣閒適的周末,約了三二個好友來家中小聚吃飯。法國的星期天是百分之九十五的商店都關門的,大部份人星期天的活動除了上教堂外,就是到朋友家或回父母家吃飯。像我們這些外國學生,則不是到咖啡館去窩著或上電影院,就是三二同學聚聚聊聊。

不可免的,除了談談各自的法國體驗外,就是聊聊家鄉事。

juliasp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巴黎,正在準備迎接春天。淡金的陽光,輕輕的風,滿城待放的花苞。

春天裡,一個人的夕陽,別有一番況味。

上班的公司雖不在巴黎市,但旁邊也有一段塞納河經過。大致上而言,巴黎市在地圖上看來似正圓形,塞納河由東南向西北貫穿,但到了西北方又突然向南轉了一個鐮刀形大彎,在大彎處可能因為河水流速更慢的關係,沉積出零零散散好些個小島。而這些小島多被設計成一個一個公園。

juliasp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嚴格來說,我還不算三十歲,在今年五月之前,都還有資格說我是二字頭的。

到底三十歲有什麼特別呢? 二十九與三十的交界,也不過是那午夜鐘聲一響而已啊,皺紋不會因為十二點鐘一敲就忽然多一條,身材也不會一夜之間就忽然走樣,到底有什麼好緊張的呢? 我一直不明白。

直到最近,驚覺自己竟然開始有點歐巴桑傾向。

juliasp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巴黎今天天氣很好。

在過了好些天又是雪、又是雨、又是太陽,飄忽不定的日子後,今天難得的整天風和日麗。 雖然氣溫始終在三五度左右徘徊,但抬頭便見滿片藍天陽光的感覺總是好的。

剛開始實習的前二個月,一個星期只要到公司報到四天,星期三則回學校上課。 但課時有時無,有也只是半天,因此星期三常得浮生半日閒。

juliasp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鄉愁,總在最不經意的時候襲來。

周末的下午,和朋友約在香榭麗榭大道上的Gaumont 戲院看電影,之後再和另一群朋友會合去一個飯局。本應該二點半就出門,卻因為貪看網路文章又耽擱了一陣。 想到看錶時已經正正二點半,只好匆匆換了衣服化了淡妝就準備走人。 一開門突然想起地鐵轉來轉去約也要花個四五十分鐘才能到凱旋門,隨手又抓起了隨身聽才出門。在巷子口搭一段公車到了地鐵站,已經有點遲到我三步倂作二步連跑帶跳過了票口下了樓梯衝向已經響起關門鈴的電車。跳上車,看看錶,三點零五分,心裡舒了一口氣,不會遲到超過十分鐘,還可以接受。

這時才想起隨身聽裡不知有沒有唱片。

juliasp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最近巴黎放映了宮崎駿的舊作”天空之城”,這部在亞洲頗為知名的卡通在法國還是第一次上演。主要是因為近年日本卡通打入法國市場,去年的”神隱少女”大為賣座,因此法國片商又引進這部經典舊作。我迫不及待的又去看了一次。

第一次看這部片,是十七歲的時候,距現在快十三年了… 那時台灣還沒有什麼日劇,雖然有日本電視卡通,但電影則完全沒有。會看到這部片是因為當時參加教育部主辦的一個高中生物理研習營,由某國立大學承辦。當時那些學長不知那裡買到的錄影帶( 那可是沒有VCD,沒有email,沒有BBS 的時代…),在某個演講廳弄了個projector 和投射螢幕就看起電影來了。

天空之城的故事很多人應該都耳熟能詳。它是描述一個傳說中飄在天空上的城堡,有著美麗的景致,無盡的寶藏,先進的文明科技,加上在能在天空中隨意來去的自由。多年來一直為無數野心家,軍隊,冒險家所覬覦。故事則從隱到人間的Laputa ( 城堡之名) 家族後代為人發現並被脅迫找出重回天空之城的路開始。女主角Sheeta( Laputa 的皇家小公主) 與男主角Pazu( 一心完成父親夢想,證明Laputa真的存在的小男生) 都是十二三歲的年紀。

juliasp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Apr 12 Wed 2006 17:46
  • 逗點

離家獨立生活第十二個年頭,第十四次搬家。如果大學時從同棟宿舍一樓搬到二樓再搬到四樓的二次不算真的搬家的話,就恰恰好是第十二次.

不知紫微斗數中這要怎麼算? 是命中帶驛馬,累得我如此奔波,或者上輩子我是個少奶奶,大門不出二門不邁,所以這輩子得反過來,大江南北走透透?

明天,就是第十二次搬家,平均不到一年搬一次。

juliasp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近日病得厲害。

隨著巴黎氣溫上上下下,一下飄雪一下細雨,一下負五度一下正十度的,我的身體終於也跟著錯亂了起來,早上還活蹦亂跳的,晚上就躺在床上動彈不得,莫名的上吐下瀉全身酸痛發起燒來。身體像座殺戮戰場,想像中我的T細胞正執起戰戟奮勇殺敵對付入侵的病毒,戰況激烈得讓我不勝負荷幾度昏迷差點棄甲而去。

大概老人家說的身體不聽使喚就是這種感覺吧,連想下床上個廁所都得扶著床頭深恐跌倒。躺在床上時任體內殺聲震天血流成河也只能任憑宰割。偶爾清醒時也只能動動攤軟垂在棉被外的手,看看勉強還能伸屈的手指,確定自己還活著。

juliasp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 Apr 12 Wed 2006 17:34
  • 月光

好靜, 好靜的夜.
彎彎的上弦月, 映著地上不溶的雪.
葉已落盡的樹林掩映著遠處小城的燈光, 閃閃爍爍.
依稀可見小城裡的房子屋頂也還是白的.
這個小城, 得走三十分鐘的路下山才到得了.

juliasp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收到昔日大學室友的信,說是她的小寶寶三月要出生了,是個女孩兒。

雖然畢業多年,這樣的消息也不是第一次收到,還是不免心情激盪。一來因為室友交情畢竟非比尋常,二來想起當年多少人為她前仆後繼,那麼嬌滴滴惹人憐愛的小女生竟然要當媽媽了,真是剎時有恍然不知人間何世之感。

認識她時,我們都才大一。由於那年新生中女生人數比往年多了一百多個,讓以向以理工著稱,男生為主的清華一下措手不及,女生宿舍嚴重不足,於是連原本跳有氧舞蹈用的韻律室都改作寢室,我們一共九個懵懵懂懂的小女生便這麼九人一室的住在一塊兒。

juliasp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住在巴黎, 媽的, 這沒啥了不起. 巴黎面積一百平方公里, 人口二百多萬人, 我不過是這群螞蟻中的一隻.

我住在所謂較好較安全的十四區, 如果把巴黎想成一個直径十公里的正圓, 塞納河從略偏西北流向偏東南, 我就住在河西南方離圓心不遠處, 叫蒙帕那斯, 是巴黎市內最忙碌的商業區, 七八十年前是巴黎文化活動最活躍的地方, 什麼海明威, 畢卡索, 米羅, 亨利米勒全都在這出沒. 蒙帕那斯原義就是"我的眾神居住之地". 可是媽的我給它改名叫眾屎居住之地, 每天回家從地鐵鑽出來就得蹦蹦跳跳著回家,不是心情愉悅吹口哨什麼的, 是滿街狗屎陷阱叫人東躲西閃. 尤其秋天又下雨時最是恐怖, 那些被雨水打下混在泥濘中的黃葉其色澤質地簡直跟狗屎沒什麼二樣, 不戴上眼鏡完全看它不清, 偏偏巴黎天氣陰溼, 眼鏡也常給蒙上一層霧.

這麼蹦蹦跳跳回到我的狗窩, 進入那百年老舊公寓還得躡手躡腳, 也不是公德心良好什麼的,是怕那百年老舊樓梯突然嘩啦一聲垮掉,媽的老子我就慘了, 法國房東可是世界有名的囉嗦. 不過這老樓梯的好處是不論我在外頭踩了落葉還是狗屎回來, 她都一概無言默默承受,那百年浸潤的木頭色澤質地絕不因此而有一點點改變.

juliasp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約莫快要三十歲的這一刻, 我站在艾菲爾鐵塔前。期待著十二點鐘聲響起,會有一群和平鴿飛過天際, 燦爛煙火開在鐵塔頂端,身旁同伴會得適時拔開香檳酒蓋,與相識或不相識的人共同舉杯慶祝,2003 年的元旦,我的三十歲。


但是,散漫的巴黎,好像不知道什麼叫倒數計時。眼看我手錶指針緩緩走向十二點,周圍仍一切如常。倚在塞納河畔的人群維持著同樣的姿勢望向艾菲爾,天上只有附近民宅自行放的零星煙火,好似我們的中秋節, 只差沒有烤肉香。十二點, 隔壁的人舉起了手放在香檳酒上,猶豫著要不要打開; 十二點零三分,遠處傳來汽車喇叭的低鳴聲; 十二點零六分,倚在河畔的人低聲的鼓譟起來; 十二點零七分,身旁”碰” 的一聲,香檳被打開了,近處遠處紛紛傳來Bonne année( 新年快樂) 的叫聲。 我終於相信,今年又”摃龜”了! 去年除夕在蒙馬特俯瞰巴黎等待倒數, 結果快十二點前全城開始起大霧,什麼都看不見,也什麼都沒聽見, 2002 從哪一刻開始,只能是個模糊的概念。今年特地到艾菲爾來, 期待著有什麼比較特別的事發生,例如有人放煙幕彈什麼的,結果散漫的巴黎, 似乎不喜歡任何需要”時間”概念的東西。

juliasp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目前就讀於巴黎高等電子大學院, 位於巴黎郊區. 這裡這二天正熱鬧滾滾的舉行校園徵才, 所有應屆畢業生莫不卯足全力尋找好公司以進行期末實習, 並希望實習完畢能直接留在該公司工作.

看了開頭這一段話, 咱們台灣的同學們可能覺得有些一頭霧水, 什麼叫大學院? 實習要做什麼? 這就要從法國特別的學制介紹起了.

首先, 法國學生到高中為止的系統是跟台灣差不多的, 只是高中不是分自然組社會組, 而是文學組商學組和理組. 所有學生通過高中會考後, 想繼續升學的人有二條路, 一是進入不需聯考只要繳費註冊就可以唸的”大學( universités)”系統, 一則進入 “post-senior high school( après-BAC) ”, 所謂的 “後高中時期”, 準備聯考進入”大學院( grandes écoles)”系統.

juliasp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