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陽台

作者:朱彝尊
朝代:清

橋影流虹,湖光映雪。翠簾不捲春深。
一寸橫波,斷腸人在樓陰。
游絲不繫羊車住,倩何人,傳語青禽。
最難禁,倚遍雕闌,夢遍羅衾。

重來已是朝雲散。悵明珠珮冷,紫玉煙沉。
前度桃花,依然開滿江潯。
鍾情怕到相思路。盼長堤,草盡紅心。
動愁吟,碧落黃泉,兩處誰尋?

在我很喜歡的「 千江有水千江月」這部小說中,引用了朱彝尊這首詞中的「 鍾情怕到相思路」。

小說中的情節是這樣的:女主角貞觀的二姨,在很年輕的時候丈夫便過世了。原因是有次二姨和孩子回娘家躲空襲,留在外面的二姨丈想給妻小加菜,去了自家魚塭撈魚,沒想到碰到空襲警報又響,天落大雨海水倒灌,年輕的二姨丈在趕路途中失足落入經過的魚塭而溺水過世。

二十多年後,有次貞觀午睡時,聽見二姨在唱歌,原文如下:
**********************************************
 午後二、三點,正是眾人歇中覺時間。
  貞觀躺在自己房內,似睡似醒的,耳朵內斷續傳來裁縫車的踩聲;是她二姨在隔壁房裡,正改一件過時的洋裝--
  ……春宵夢,日日相同;
  好夢即時空,消瘦不成人……
  歹夢誰人放,不離相思巷……
  ……再想也是苦痛,再夢也是相思樅;
  春宵夢,日日相同;
  月也照人窗,照著阮空房;
  ……
  貞觀初次聽時,不敢確定這是誰在唱,然而歌聲反覆一遍又一遍。
  她終於聽清楚了,真是二姨的聲嗓!
  人生自是有情癡!!時光都過去二、三十年了,二、三十年,幼苗會長成大樹,有志者,足以成非常事。
  而她的二姨,還一逕在她守貞的世界裡,苦苦不能相忘對伊盡情義的丈夫……

  鍾情怕到相思路,
  盼長堤草盡紅心,
  動愁吟,
  碧落黃泉,
  兩處去尋。

  貞觀念起前人句子,只覺聲喉也黯啞起來--

**********************************************
高中的時候讀到這裡,很是感動。丈夫離世二三十年之後,回想起來的仍是他的情深義重。為了那一番情義,終身未再改嫁。在懷念著丈夫的感情中,在夜裡夢裡時時摸索去尋的相思中,歲月悠悠,二三十年也就這樣過了。

隨著年紀漸長,我慢慢明白,人生有太多的情之所鍾,最後都不免走向兩處相思一途。

像是我的父母。母親在二十七歲便已離世,對父親而言,再怎麼想念,也只有夢中去找。就像這首詞一樣,「碧落黃泉,兩處去尋。」。碧落指的是天上,黃泉自然指的是地下。逝去的人也許在天上,也許在地下,但總歸已不在我們身處的人世間。這種無解的相思之苦,非經歷過的人恐怕很難體會。

最甜蜜的相思,是熱戀的時候,短暫的分離。也許只是出差一天,或者一天加一夜,或者只是因為要一班,要八至十小時無法見面。一直黏在一起的時候,總是專注的看著他的眉他的眼他說話時眼裡一抹促狹的神情。到他短暫離開的時候,才發現想念的不只他的臉他的聲音他的話語,還有他過馬路時梢稍把妳拉近他身體的保護姿態,以及他溫暖寬闊隨時可以讓妳靠上去歇息的胸膛與肩膀。

短暫的分離是甜蜜的,但戀情正熾若因種種原故而不得不長時間分離時,那樣的相思則是又甜又苦的。熱切的愛著一個人時,總是希望能常常見著,常常說說話,互訴衷情。但若常見不到面,夜深人靜時想著他的吻他的耳鬢廝磨,那也真正是真一種煎熬。尤有甚者,分離得太久,開始懷疑起這份感情,懷疑起自己的神經質,懷疑起他的行蹤,懷疑起他說話的口氣略有不同等等,最終心情開始百轉千迴起來,不知如何走下去。

這樣的相思,絞人心腸,好時柔情萬千;稍有齟齬則瞬時覺得肝腸寸斷,無以為繼。相思甜蜜相思苦,心裡鍾情的那個人不知能否領會其中之一分。 

而有一種相思,是失戀之後才開始。明明還愛著對方,卻莫明其妙的分手了。於是每天每天,無時無刻不思念。起床,想到他的微笑早安;刷牙,想到他站在身旁刮鬍子的帥氣模樣。穿戴好要出門了,回頭想問一句這樣打扮好看嗎?卻發現屋子裡空空盪盪;走到捷運站,想起初相戀時,他吻著妳的額頭,說,「我們二個人加起來,快六十歲了吧?竟然還能談這樣的戀愛。」。走到仁愛路,想起一起牽手走過福華飯店;走到台北火車站,想起中山北路一段上他帶你去過的戶外用品店;走到信義路,想起一起吃過鼎泰豐,走到忠孝東路,想起曾穿高跟鞋陪他走好遠,差點鞋跟還斷掉;然後猛然想起,還沒有一起走過和平東路; 而雖然一起吃過母校附近的燒臘店,卻還沒有一起吃過紅豆冰。學校附近新開的誠品,還來不及一起去逛。

一條又一條曾一起走過的路,如今都變成相思路。

還有一種相思,是單相思。如神雕俠侶中那無數少女單戀著楊過的心情,綠萼,郭襄,陸無雙等等美麗少女,皆為楊過寥寥數語或小小心意而一生柔腸百轉,寧願自己受苦甚至犧牲生命也要對他好。或者如瑛姑,原本貴為大理王妃卻和周伯通因學武而有了感情,甚且生下孩子,周伯通愧對朋友遠走他鄉把情人和孩子均置之不理,最後孩子出了意外。瑛姑至此性情大變,但及至老時見了周伯通,仍是一腔柔情無法自已。那分離的數十年間,每天除了想著殺孩子的兇手是誰,便是想著什麼時候能再見著舊情郎,同他訴說自己的種種悲苦。

再一種最苦的,是像玻璃之城裡的黎明和舒淇那樣。曾經深深相愛過,但造化弄人的分手了。多年後再見,才驚覺任哪一方都從未放下這份感情,可惜彼時已各有家小,難以再續前緣。但是,心裡放不下,牽掛著牽掛著終究又走到一起,背著自己的家人,談著一份當初甜蜜無比如今卻再苦不過的愛情。

於是,在人前強顏歡笑,在家人面前作一個好爸爸好媽媽好先生好太太。隨時一轉頭,心裡就浮上另一個人的影子。而再怎麼思念再怎麼想,一不能讓別人知道,二連隨時讓對方知道都不可能。只有得空得機會時方得見面,一解相思苦。這比起失戀還苦,因為連全心全意緬懷思念對方的自由都沒有。無時無刻不在想,卻也無時無刻不得不戴上面具去應付現實生活中的家人朋友們。

這一條相思路,最後導演選擇成全了愛情,毀滅了生命。

回到這首詞,詞背後的故事是一年輕女子和一書生在湖邊踏青時一見鍾情。女子回去後心事重重,礙於其時社會保守,女子滿腔心情無處寄託,最後香消玉殞,臨死前才告知家人一片芳心早已暗自許了書生,今生無緣,只願來世再相見。

女子嚥氣時書生恰經過門口,得知此事亦傷心難抑,進門去撫屍痛哭。這故事讓作者知道了,於是作成高陽台一詩。

詞的前半闕及下闕前半引經據典,詞藻華美。但我個人覺得斧鑿較深,引用前人佳句但並未另創新局,反不如最後半段詞淺意深,令人回味再三。

「 鍾情怕到相思路。盼長堤,草盡紅心。
動愁吟,碧落黃泉,兩處誰尋?」

相思相思,無論是熱戀,失戀,苦戀或生離死別,只要感情付出去了,情之所鍾,便不免擾動。少數是甜,多數是苦。但情之一字,前仆後繼,自古皆然。怕則怕已,卻仍求知己。

讀千江有水千江月,已經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從二十多年前初識這首詞到今日,對鍾情怕到相思路這句話,是感慨愈來愈深了。
──────────────
附註:
1) 相關詞句早期的經典原作:
翠簾不捲春深。=> 李白: 美人卷珠簾,深坐蹙娥眉,但見淚痕濕,不知心恨誰。
倚遍雕闌,夢遍羅衾。=> 李後主:簾外雨潺潺,春意闌珊。羅衾不耐五更寒。夢裏不知身是客,一晌貪歡。 獨自莫憑欄,無限江山,別時容易見時難 。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間。

悵明珠珮冷,紫玉煙沉。
=> 張藉:還君明珠淚雙垂,恨不相逢未嫁時。
=> 李商隱:滄海月明珠有淚,藍田日暖玉生煙

前度桃花,依然開滿江潯。
=> 崔護: 去年今日此門中,人面桃花相映紅,人面只今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

碧落黃泉,兩處誰尋?
=> 白居易( 長恨歌):上窮碧落下黃泉, 兩處茫茫皆不見

2)本詩賞析:
http://www.kmsh.tnc.edu.tw/~c2375/t0109.htm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零度的風景

juliasp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主婦
  • 這詞有斧鑿之痕略深感。成全愛情,毀滅生命,最終誰也嚐不到甜頭,只剩苦楚啊。
  • 還好導演很慈悲,讓他們和另一人生的孩子, 後來在一起了, 用另一種形式沿續他們的生命與愛情, 呵.

    juliaspa 於 2013/09/16 07:19 回覆

  • 訪客
  • 這闕詞算是有點冷僻,原來也有人跟我一樣喜歡!
  • 我是喜歡上後半段, 才回找整首詞的 :)

    古詩詞真的很美啊.

    juliaspa 於 2013/09/17 23:0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