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E_0036-F22AE89A_6-26997179 (1)

早年的時候,偌大的清華大學只有一個舞蹈性社團,【清大土風舞社】,喜歡舞蹈的人,無論你喜歡的是古典芭蕾,熱舞街舞,民俗舞蹈,國際標準舞,西班牙佛朗明哥或者瑪莎葛蘭姆的現代舞,你都只有一個選擇,就是聽起來很俗的【土風舞社】。

根據社史,【清大土風舞社】成立於民國五十八年(那時我都還沒出生哪)。也就是說在我西元1991年加入時,社團已經有了二十二年的歷史了。而距我大一時第一天踏入社團,到現在又過了二十二年了。現在的清華,已經有了【熱舞社】,【國際標準舞社】,【舞蹈工作坊】,以及從最始袓的土風舞社改名而來的【世界民族舞蹈社】。

這次因為幾位海外遊子的歸來,原本是只有三位學妹的小小舞會,學妹剛好在FB 上遇到,加入了我這插花的學姐,學姐拉了一些前後屆同學,學妹們也決定擴大舉行,廣發邀請函,加上熱心的本屆社長(足足比我小上二十屆)的熱心規劃,最後發展成將近二三十人,橫跨二十多屆的大型活動。活動的地點,就在我們當年的社團活動固定場地,湖畔陽台。

當年的清大在校內的成功湖畔,蓋了許多間白色二面或三面有著落地長窗的一層或二層樓建築,供所有音樂性藝術性社團使用。所以清大的湖畔經常聽到有人在練鋼琴,拉二胡,彈古箏等等。然後,學校在這一長排建築的頂上加設了欄杆,又蓋了個類似頂樓加蓋的小房間,最後不知是誰申請的,這裡數十年來都是土風舞社的固定活動場地。

這個湖畔陽台,其實非常的浪漫。夏天的時候,晚上湖面吹來涼風習習,高高的鳳凰樹和阿勃樂總是樹影搖曳,襯著湖面水光粼粼,跳起舞來非常舒服。一個晚上我們大約會連續跳上將近四個小時的舞,中間累的時候,便三三兩兩倚著欄杆望著湖水月光談天,談繁重的課業(清華總是從學期中就開始大考到學期末),談人生的夢想,談自己的未來,或者談著自己小小的心事。冬天的時候,湖畔很冷,大家穿著厚厚的外套來到社團,跳著跳著,很快又大汗淋漓不需外套了。冷的時候,男生最喜歡放競技的俄國大兵舞曲,一次一次跳著差不多等於交互蹲跳的舞步來暖身,或者放張雨生的烈火青春編成的現代舞,非常熱血。或者激情的探戈,火熱的西班牙舞,浪漫的華爾滋,兩兩相擁起舞,也很能取暖。

舞蹈社的人,總是很容易的對彼此敝開心胸。我自己一直覺得,很大一部份原因是因為我們不只是有著相同興趣的團體,我們還在肢體上有著很親密的接觸。

不知大家有無看過馬戲團空中飛人的表演,空中飛人經常二人一組,在空中做著各式互拋互接等非常驚險的動作。為了讓動作看起來乾淨漂亮,也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二人一組需要不停的練習,熟悉對方的身體重量,動作習慣,肢體節奏等,才有辦法作流暢的表演。然後,在作過無數的練習之後,正式表演的時候,在空中放開雙手,向對方躍去時,也只能百分之一百信任對方,會在最恰當的時候,竭盡全力的將自己接住。那個時刻,除了全然信任,別無他法。

在舞蹈社,雖然並沒有這麼驚險,但很多的時候,很多的舞碼,也需要舞伴雙方全然的信任。例如新疆舞總會有女生要跳上男生的腰際讓男生抱著旋轉一圈的舞步;溫柔的華爾滋也會有像芭蕾舞一樣男生把女生舉到半空中的姿勢;激烈的西班牙舞更有男舞者把女舞者像耍鬥牛旗子一樣翻轉的動作,這時女生也只能全身放軟,整個人後仰將自己全交給對方,否則動作做不好其次,可能雙方都會受傷。

就是在這樣不斷練舞的過程,我們一次又一次學習信任另一個人。每次不同的舞碼跟不同的人表演,都有不同的火花,不同的感受,但相同的是需要全然的信任。

這樣的一個社團,在離開二十年後再見,大家再度拉起二十年沒有互牽過的手,依然那麼熟悉,依然如此互相信任。那種感覺,真的很美好。

跳舞空檔坐在陽台的台階上,看著大家跳舞的身影,其實,二十年前每個人的舞姿(包括身材),都仍歷歷在目。因為,有過無數的夜晚,無數的周末,甚至清晨,我們都曾這樣一起跳舞,一起練舞,一起指正彼此的肢體如何才能更美更有張力更好看。

雖然,都是舞蹈社的一員,但每個人因著先天的外型,身高,柔軟度,原本的舞蹈基礎,及至個性,氣質,喜好等等,最後都會因緣際會交織出各自不同的代表作。比如我們最溫柔的小魚同學,笑起來總是二個淺淺的酒窩,我們最喜歡看她跳中國舞,無論中國現代舞如船歌,血染的風采,或者俏皮的新疆舞,她都能演繹得恰如其份。而熱愛跳舞卻一向檏素低調的苗同學,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中歐的鄉村舞蹈,每次表演時,她活脫脫就是那純真善良又充滿活力的中歐少女。或者像外號小鸚鵡的學長,出身西門町的他長得很像那時很紅的蘇有朋,他最擅長的是像烈火青春這種現代舞,表演起來女生都要對他吹口哨的。而其他那時候的清華男孩子們,大部份專長的都是俄國或南歐東歐等以競技為主的單人舞型。不像那時候的台大或政大的土風舞社,最熱門的是激情的探戈或西班牙帕索。這也是後來我表演較多的舞型,因為,那時的男朋友恰是從台大轉學至清大的學長,他帶著我學會許多各式不同探戈及部份西班牙舞,也讓我了解到原來我其實是一個潑辣的女生,非常適合這種潑辣的舞蹈。

舞蹈,不只令人了解自己的身體,也令人了解自己潛藏在心底深處的個性。很多時候,我們喜歡的舞,不見得適合我們;或者,我們喜歡的舞,自己根本駕馭不了。我曾經很喜歡中國現代舞,但因為自己的柔軟度實在跟不上,最後也只能放棄。而最後,成為自己代表作的舞,常常不是自己眼中以為最適合的。我一開始練西班牙舞的時候,一直覺得自己太稚嫩,怎麼也不可能及上學長當年台大的舞伴,沒想到練到最後,不但成了自己的代表作,還愛上這種舞。

每一首音樂響起,我便會想起當年是誰把這首舞跳得最好。

二十年過去,再回到這裡,景物依舊,人事….倒沒有全非。有一些當年的情侶們,現在已經是懷裡抱著一個,手上還牽著一個。但是,當然,分手的人更多。讓我想到今年的金馬奬,最後一幕金馬五十帝后坐在台上,留下歷史的一幕。隔天的報紙,很有趣的作了一個人物關係表,誰是誰的前男女朋友,誰和誰訂過婚,誰又和誰是前夫前妻。例如同在一個台上的江青和甄珍,分別是劉家昌的前妻和現任妻子。而林青霞和秦祥林,眾所周知當年也是訂過婚的。昨天我坐在土風舞社的陽台上,也不免心裡感到有趣,數數場上的男男女女,有類似故事的也不少。但隨著一群孩子們到處奔跑嘻笑,老同學們臉上開心的笑容,真的覺得昨天一整個溫馨。

真的覺得,當年加入土風舞社,認識了這些朋友,經過了那些揮汗如雨摸索自己的人生自己的夢想自己的感情自己的身體的歲月,非常的棒。


從前寫的文章:

伊斯潘諾扇子舞

鬥牛英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零度的風景

juliasp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