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看醫生的時候,前面有一對情侶。女生準備要打針,嘴裡嘟噥著打針好痛,男生說「就叫妳要保養身體啊。」女生嗔著說,「不要囉唆啦。」

「生病是你的老師耶,要叫你知道下次要注意些什麼。」,上了年紀的醫生笑笑的說。

隔著簾子聽到這句話,雖然是老生常談,但在繁忙的診所聽到醫生不疾不徐誠懇的這樣說,一方面蠻感動醫生還是有用心在跟病人談話,一方面自己也蠻感慨起來。

這次的嚴重耳鳴已經二個多月了,這數日還開始有點頭痛起來。這二個月來,已經看過大型醫院三間,作了三次聽力檢查,耳壓檢查,耳咽管檢查,等等。醫生的結論都是搖頭,說聽神經已經受損,應該是恢復不了,只能想辦法減低耳鳴,看能否不要那麼大聲。開的藥呢,主要有三類,一是梅尼爾症適用藥(促進末稍循環之類),一是肌肉鬆弛劑,再最後一類是維他命B群,修補神經用。坦白說,我吃了除了頭痛更厲害(促進末稍循環的藥的副作用),沒什麼太大幫助。

其中一位耳鼻喉科醫生建議我去檢查牙齒咬合,因為我的確有咬合不正的問題。他說,咬合不正有可能影響耳咽管的結構進而影響耳內壓力的平衡能力。於是我又跑去高中同學開的牙醫診所,請她負責成人牙科的先生作了詳細的檢查,証實的確有咬合的問題。適逢快過年,也來不及作咬合板,於是在醫生的同意下,回台中的整骨復建中心作了二次的矯正。過完年回來再去牙醫師處檢查,他說咬合已經 "從醫學的角度來說沒問題,餘下的是美觀的部份"。意思是咬合問題算是解決了。但是,耳鳴完全沒有改善。

整骨中心有附設電波刺激神經的機器,我也嘗試了一下,當天是有覺得有輕微改善。但過年家裡太熱鬧,我馬上耳鳴又變嚴重了。

過完年回台北,趁著還在放假,我又去試了筋絡按摩,也試了光療淨化脈輪。這些以前在我感冒或身體不適時都很有效的民俗療法,這次完全沒有用。

於是我真的開始緊張起來了。特別是半夜頭痛的時候(我以前從來不知什麼叫頭痛),會忍不住跟爸比說,如果我走了,你就好好再娶一個喜歡的女人,好好照顧孩子吧。

昨天寒流來,大冷天的我又跑到巷口台北榮總醫生開的診所看,他有中西醫執照,這次直接請他幫我針炙看看。回家後覺得右邊的肌肉有比較放鬆一點,耳鳴當然是沒改善。

還沒試的還有朋友推薦順勢療法,阿蘇吠陀精油舒緩排毒等等。然後還有好友說的運動治百病,也要身體力行試試。

說起來,我是一生病就會很緊張,會開始思索 "身後事"的人。前些年有次莫名其妙嚴重貧血,到台大醫院看了數次也找不出原因,醫生還說妳血紅素這麼低理論上走路都會暈倒的。我還作了骨髓穿刺因為醫生說 "得先確定是不是血癌",記得那時走出醫院還大哭,想說我是不是要死掉了。結果一直沒找到原因,然後第二年莫名其妙的就好了。

如果說病是我們的老師,那綜合所有醫生的說法,這種找不到原因的病,很有可能是壓力太大,睡眠不足引起的。開不了藥,只好請我放個長假試試。 

這也是一個辦法啦。但短期有點難。

只好繼續嘗試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零度的風景

juliasp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訪客
  • 您好~無意間搜尋到您的文章, 我有兩年的耳鳴即低頻聾, 加上眩暈, 西醫診斷為梅尼爾氏症, 到目前還是會間歇性發作, 我也是各大醫院都跑遍了, 後來去年開始到”名冠診所“(在板橋)或是名爵診所在台北市, 找楊思寬醫師, 打一種細胞活化的耳穴針, 對發作時的耳鳴很有用, 我目前聽力完全正常也沒有耳鳴, 算是症狀緩解非常多了!希望對您有幫助!
  • 訪客
  • 以上沒有廣告嫌疑, 我自己是患者, 已經打完一個療程, 我自己還試過陽明醫院劉金亮醫師的星狀神經節阻斷術, 打麻醉藥在頸椎(從脖子打進去 有點恐怖) 但是對當時急性發作期的我也算有幫助, 如果會怕的話還是建議先試試看楊思寬醫師那邊, 我也有介紹純粹被耳鳴困擾的朋友去, 他們也說有用~試試看囉!
  • 非常感謝! 不好意思, 我沒有常看留言. 謝謝哦, 會去試試看.

    juliaspa 於 2016/04/27 09:26 回覆

  • 訪客
  • 以上沒有廣告嫌疑, 我自己是患者, 已經打完一個療程, 我自己還試過陽明醫院劉金亮醫師的星狀神經節阻斷術, 打麻醉藥在頸椎(從脖子打進去 有點恐怖) 但是對當時急性發作期的我也算有幫助, 如果會怕的話還是建議先試試看楊思寬醫師那邊, 我也有介紹純粹被耳鳴困擾的朋友去, 他們也說有用~試試看囉!
  • 悄悄話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