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鳴這件事,已經折騰了二個多月,還是沒什麼進展。而且,有輕微變嚴重的跡象,對周圍的噪音很敏感。比如去健身房待一個小時,聽了裡面熱鬧的音樂一小時後,出來耳鳴就變嚴重。或者上一天班下來,若當天辦公室電話聲此起彼落大家都很大聲說話,我也會有點不舒服。

基本上而言,我這耳鳴大聲的程度已經跟坐飛機時的背景噪音差不多大聲了,我沒有因此心情煩躁易怒也是奇事一樁。健身教練說,她會員女兒也有這問題,聽說脾氣還因此變暴躁。這中間連帶關係很難說,不過對我造成的困擾還沒那麼大就是。但值得注意的是這也許是個大警訊,代表我身體已經嚴重失衡了。

小心起見,國泰的醫生建議我作腦部核磁共振,先確認我腦子有無長東西或萎縮什麼的大問題,沒有的話再來慢慢治。

在等報告的一星期中,我心情還真的有點忐忑不安,老是想萬一真的有怎麼辦。雖說我這一生也算活得蠻盡興,沒什麼太大好遺憾的,但畢竟老的老小的小,還是有需要我的地方,這樣隨隨便便的就走了也不成吧。況且,最怕的是半走不走,那多悲慘。像電影【被偷走的那五年】裡一樣,女主角硬著頭皮作了腦部手術,結果變成植物人,惹得大家更傷心痛苦,這太淒慘了,千萬不要。我心裡想,得先找時間去簽了放棄急救同意書吧,否則真的怎麼樣的也麻煩。

時間就在東想西想中過去了,好心的醫生報告一出來約我早上八點半看結果。這怪異的時間令我有點不安,聽說該醫生那天整天都很忙,我說要不等下周一,他說不用不用,周五就來看吧。到底是醫生人太好還是我有壞消息?周四在家裡半夜有點睡不著一直想著這事兒。

還好,周五一早看了後,醫生說沒什麼問題。簡言之,原因不明。他還是開二種藥:止痛藥和「降低焦慮」的藥。據醫生說法這不到百憂解的程度,只是讓我能放鬆一點而已。我問醫生,那後面有沒有什麼想法呢?請教像針炙之類有沒有幫助?他說不確定,不過我想去試試也可以。

感覺起來,我想他也沒什麼具體想法或建議了。不過他倒是安慰我,日常聽力不受影響,不用太擔心。

回到家來,我想,剩下的靠自己努力了。綜合了很多朋友的建議,大約最近要持續做的事還有:

- 繼續嘗試新竹的針炙神醫。雖然試了二次到目前為止沒有什麼幫助,但每次針完的確感覺耳朵附近很熱。曾有常年耳痛經驗的朋友說,那至少代表耳朵一帶氣血在走,可以持續看看。若是再去個三五次還是沒有幫助,我就準備到家巷口的診所針炙就好了,省得周周奔波。不過,有位因著跟我要蕾蕾紀念書才又重新聯絡上的前同事剛好住附近,當他不出差人在台灣時可以幫我去排隊拿號碼,大大減少我看診時間。我總想著,也許蕾蕾帶媽媽到這裡來有那麼點她的意義在呢。
- 準備去看妹妹介紹的位於中和的中醫了。妹妹曾有身體不適精神憂鬱的情況,就是這位中醫治好的。對我這種不知是生理還心理問題的病,也許也有用。
- 持續運動。在同事的推薦下,加入了家附近的健身房,還配健身教練,剛好公司也有補助奬勵員工運動,一個月付少少錢即可。我可以一個人游泳,一個人跑步,但一個人去用健身器材一來我也不會二來很無聊,有教練的指導,這教練剛生完小孩三個月,和我蠻有話聊,運動起來比較有伴。在她的指導之下,我也發現自己的腹部肌肉和大腿,簡直像豆腐渣一樣,一點力道都沒有,有得練了。
- 開始嘗試順勢療法。剛好大學室友和國中同學都是順勢療法的愛好及實踐者,在他們二人的推薦之下找到一些有可能有幫助的糖球。國中同學說,其實法國有很多醫生都能開順勢療法的處方耶。我回想我有一次在法國半夜發燒燒到無法走下床,在床上昏睡了一晚,第二天精神好一點時同學載我去看醫生,醫生開的藥上頭就寫著XX鎂,我問醫生說,我怎麼了?這什麼藥呢?法國的醫生坐在滿室書香,都是木頭桌椅古色古香的診所中跟我說,沒怎麼了,妳應該是太累而已,燒完就算了。回去多休息多喝水,吃點這個鎂,或者沒不舒服就不用吃了。這段就診經驗讓我印象深刻,鎂這個元素對我來說是化學週期表的金屬元素,沒想到還可以拿來吃啊。而且法國醫生一派輕鬆的面對我半夜燒到無法走下床的情況,一副我大驚小怪的樣子,當時我還想說萬一我半夜再燒起來你給我試試看…..。結果真的都好了。
同學的簡介,讓我想起這段故事。也許,順勢療法真的能對我有幫助也不一定。
- 泡澡。好朋友今天給我送了一大包浴鹽,還是她對著禱告過的。叫我每天泡,能放鬆身心。剛好我也開始運動,泡澡可以放鬆肌肉,應該不錯。

當然最重要的還是輕鬆面對人生的挑戰,壓力是每天到處都會有的,學習紓壓,不要累積到爆發的程度,免得到時又有別的身心問題跑出來。

朋友說,她在孩子小,工作忙的那些年間,也曾出現間歇性耳朵刺痛的問題。只要有什麼事或壓力,她的耳朵就如萬針穿刺一樣,痛的不得了。去檢查聽力都沒問題,但她就是常聽不到別人說話。這種情況,持續了二三年才好。她說,她覺得,那是一種,沒有時間作自己,沒有時間空間去滿足自己的靈性面需求的反彈,那段時間,注意力都在孩子,在工作,在家庭,在這些日常忙也忙不完的大小瑣事裡,「跟妳現在一樣,沒有時間作自己,照顧自己。」,她說。「可能,妳也需要再二三年的時間吧。」。

嗯,聽起來,我可能得跟我的耳鳴和平共處一段時間,慢慢感化它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零度的風景

juliasp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