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去看了妹妹介紹的中醫,感覺比較有方向感一些。趁還記得,把醫生說的話寫一寫,記一記,很多時候,心裡放著覺得沉重的事,在BLOG 寫一寫抒發一下感覺會輕鬆許多。

醫生聽我說了症狀,西醫檢查的結果,又把了脈,開口第一句話就問我睡眠好嗎?這跟台北署立醫院的問法是一樣的,那位西醫說,一般低頻聽力損傷比較有可能和壓力有關,高頻聽力損傷比較跟睡眠有關。但我的嚴重耳鳴是突然發作,若我已經長期睡不好,而不是短期忽然睡不好,那麼這個發作很可能代表聽神經已經受損,無法恢復。

這位中醫師則說,應該已經受損,只能趕快吃藥看能否修補神經,讓神經細胞增生一點,耳鳴就不會那麼大聲,不過,不能完全恢復,只能降到輕微點的狀態,讓我不會那麼不舒服,也避免再嚴重下去變重聽。至於多休息多運動的說法,眼前緩不濟急了,已經壞掉的神經,並不能靠放假二三周等就自己會好,還是需要調理吃藥。她還說了所有醫師都不敢說的話:「這個問題,絕對和說手機講太多有關。去問問腦神經科,有多少人因為手機講太多電磁波影響引發神經病變相關性疾病的。」( 有沒有腦科的同學可以解答一下?作手機的我是可以很肯定的說電磁波真的很強。3G打出去時一般可以到26dBm, 跑到GSM 瞬間可以到39dBm,就算扣掉天線/開關等2-3dB損失,還是很高)。

我又問了醫生,那麼針炙有沒有幫助呢?她想了想,說,針炙比較有助於恢復一些平衡,例如閃到腰的筋骨平衡,或者身體酸痛等等,但耳鳴倒不肯定有沒有用。

另外,短期內盡量讓自己處於安靜的環境。真的要去吵的地方如健身房,就帶個耳塞去,免得現在很脆弱的耳朵又多受干擾。

她說要一段時間,「二到三周跑不掉。」

二到三周?我一聽可開心了,還以為要二三個月。

先來認真熬藥了,一天要煎兩帖,還都要白天喝,不能下班回來煎完了喝。這有點棘手,只好晚上煎好了放保溫瓶,早上起來喝一帖,另一帖帶出門。先吃個二三周看,希望至少聲音能變小聲。

近日曾打電話問遠在巴塞隆納的針炙老師父(他本身氣功也很強),他一聽便說耳鳴是頸椎的事,需得把頸椎的氣導通了才成。「但這得有功夫的老師父,一般師父不成的。」,他說。還問我什麼時候上巴塞隆納去給他治治,「手機展又開始了,妳今年不來嗎?」。又說前陣子看電視見台大教授李嗣涔介紹了台灣也有不少「有功夫,開天眼的老師父」,得找這種的才能根治。

但先別提根治與否了,若這位中醫師能讓我耳鳴聲降低,我就謝天謝地了。

一步一步來吧。先乖乖吃藥降低耳鳴聲,再來研究是否從頸椎能根治這毛病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零度的風景

juliasp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gracelee
  • 太忙所以太久沒來逛,看到妳有耳鳴問題嚇一跳呢。
    耳鳴這個症狀,二三個月內的尚可治,拖久了中西醫都難處理,
    到時就真得一直共處下去了,記得要積極治療才好!!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