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工作非常非常的累,雖然是自己選擇的,但仍不由自主很想要休個長假,可惜,短時間看來很難。

累著累著開始發起白日夢。想一想,如果現在可以馬上開始休長假不工作的話,我要做什麼?

第一件事,先帶小孩去歐洲度個一二個月假。我已經七年沒回歐洲去過了,帶著孩子不能去太困難的地方,但至少可以去法國訪友,去南法溫泉水療勝地給小MO作作聽說可治異位性皮膚炎的溫泉浴,唸書的時候也想過要去,但一直沒能成行。還有住荷蘭的好友們,沒去過的德國新天鵝堡等等,都是可以帶著孩子一起去的。

人家都說小小孩不需出門旅行,總的來說會是一種浪費,反正他們也記不住。但一來我自己想玩,二來我想就算孩子記不住細節,總會有些東西在他生命中留下痕跡,也許是一股氣味,也許是一個日光跳躍的湖面,或者一個沒嚐過的味道,一個太美的建築,這些很難說的。平常工作忙,雖然下了班都膩在一起,可是常常一邊顧孩子,一邊想公事,陪伴孩子的品質在周間通常不太好。最好有些長長的時間,放下公事,悠閒舒適的一起消磨時光。

再來呢,我的待讀書清單已經峰峰相連到天邊了,歷史的,文學的,教育的,宗教的,經典的,連娛樂的都沒時間看完。平常看書的時間都是非常片段的,作菜等湯滾的時候,泡澡的時候,出差坐飛機的時候等等。很多時候,看沒數頁,孩子的尖叫聲就又來了。古人說三日不讀書便覺面目可憎,我是天天有翻書,但離面目可憎也不遠,經常很累,書也看不到腦子裡去。寫文章的時候,想起來的或能拿來引用的,竟然還都是高中大學時代讀的東西,沒什麼新的,真是可惱。如果不上班,就可以用孩子不在家的時候好好的看書。

然後呢,小小心願想學寫歌詞。一晃眼寫BLOG也超過十年了,雖然我手寫我心,文貴真誠,詞藻與形式只是工具,但總覺得沒有突破。試過寫小說,覺得自己天份不大,是要再下大大的苦功的那種程度,很有興趣,但恐怕要再更多的心力才能有進度。倒是歌詞,每每聽這些華語流行歌,都有一種衝動也想寫(而且,很多歌詞真是文法不通到一個程度,很想大聲疾呼,你們不能回學校上上課或修一點簡單的文法修辭再來寫嗎?端的出來誤導大眾)。無法文以載道,寫些歌詞能助人助己抒發心情也很有意義。

從前住巴黎剛開始寫BLOG時,由於白天一般說的是法文,晚上回家要寫文章時,都得先放些中文歌曲來聽,一方面放鬆一下,一方面讓自己的腦子轉回完整的中文模式,不再中法文夾雜,到時寫出來的東西是一個一個方塊字,卻很容易夾雜法文文法。而雖然我寫文章很快,常常吃一碗麵的時間就寫完了,但我經常會放一晚,等早上起來,再讀一遍,修正一些句法,也再重新感受一些文章是否仍令自己感動,才會真的PO上去。有位同住巴黎的朋友當時說,讀我的文章,是要夜深人靜,砌壺茶慢慢讀的。他總是舒適的坐在他那坐落於聖日耳曼大道上的百年老宅裡,慢慢的看,慢慢的留言給我。

現在呢,沒有這麼多時間可供奢侈揮霍,往往一寫完,已經累到要睡著。想到隔天一早起來還要上班,放到明天一早大概連PO的時間都沒有。如果再放個數天等到下次有空,又怕心情已經過了,都忘了當初想寫的是什麼。所以現在喜歡PO上去,看到文章在BLOG裡的樣子,凝結住那個心情,然後有空時也許再回來更動一點點。很奇怪,在WORD裡檢查文字,跟在BLOG上檢查文字的心情還是不太一樣。

如果能夠的話,想花點時間試寫些不同的東西,嘗試不同的表達方式。

再者,也想自己去走走。很多地方還沒有去過。波羅的海,北極,南極,也沒看過極光。沒去過中東(新認識一個同事,土耳其人,她在伊斯坦堡唸的大學,她很美,人很好,讓我更想去了),沒去過俄羅斯,沒去過布達佩斯。撒哈拉雖然去過,但還想去突尼斯。南美也沒去過,秘魯,安地斯山脈,亞馬遜等等。再不去,也許一轉眼老了,還一不小心離開人世了也不一定,這麼拖拖拖的不知何時才能成行。

還想多些運動時間,現在再怎麼硬擠,一周最多二次去跑跑步,做一下重訓。比較費時的像游泳都沒時間去。我還想去再學一場舞,很多年沒再學舞,非常的想念隨著音樂控制自己身體的感覺。看FB上當年的學姐仍在崗位上教舞,學舞,真是好生羨慕。身體是靈魂的聖殿,跳舞是讓身體與心靈合一最好的方式之一。但想回去學舞這話說了十年有了,從來沒成功過。這件事情,永遠排在工作,家庭,小孩,運動,旅遊…..等等所有事情的後面。有些人會說,沒去做的事情往往代表它在我們心目中沒那麼重要。但我其實不太同意,我覺得,其實是因為我們在生活中總把"實際"擺在最前面。一件事急不急,重不重要,我們往往以它是否具有實際的效用來判斷。我自我安慰的說,如果我時間夠多,我就不需要以實際與否來作決定,而以喜歡與否來作決定了。

我也想帶孩子去學舞。小MO的氣管不好,保母曾交代長大些帶他去學芭蕾舞會有幫助(這又是以實際功用來作決定了),因為習慣把背好好挺直的話,胸腔比較不會被壓迫到。母子一起學舞,多麼有趣的事情。

最近看了偶像劇巷弄裡的那家書店,開始覺得開間書店也不錯。從小家裡開早餐店,原本一向對於許多人"想開間小店當老闆"的夢想很感冒,覺得他們是不知道開店的辛苦才胡亂夢想的。看了這套劇,竟然改變了我的想法,感覺在宜蘭的鄉下開間有別致趣味的書店蠻不錯的,我是那種逛書店會開心,聞到書的味道會安心的人(但其實很多沒讀過,汗顏),開個書店,一邊顧店一邊寫文章感覺挺不錯的。不過,這倒真的是白日夢了,夢裡是安靜的書店,夢外是兩個整天呼嘯尖叫的小孩在到處奔來奔去。

寫著寫著又睏了,明天又是上班的日子。等睡飽點有精神些時,再回來看看有什麼漏寫到的,再回來作作夢。
創作者介紹

零度的風景

juliasp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