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F0184

星期六, 陽光燦爛。 我八點多便睜開眼。 有時我覺得自己有光線偵測器, 陽光一露臉我便要起床的。

至於關明傑, 果不其然還在沙發上熟睡著。

我把臥房裡的落地窗廉拉開, 後院鄰居院子裡的梔子花苞在陽光映照下泛出微微的光。 我回到床上抱著棉被, 呆呆的看著。

我忽然想起了哲平, 我竟然, 有好些天都沒想到他了。 雖然,出國前分手了,可是他說,他覺得我是出國心情亂,覺得我們感情還沒到那一步。他說,他會等我回心轉意的那一天。後來我答應他,無論如何忙碌, 每星期至少要通一次電話。 說也奇怪,分隔兩地後,原有的齟齬都淡去了,一人獨居異地的孤寂,讓我很願意遵守這約定,每周至少打一次電話,有時甚至是雀躍聽見他的聲音的,有一種安心感。 但,這星期我的心情有些奇怪, 覺得很期待跟關明傑一起出去, 即使沒做什麼, 跟他談談天也是開心。 我原本以為, 只是從普通朋友慢慢變成好朋友而已, 但昨天晚上, 我的心有一點點亂。

我又想到映芸, 不知她跟關明傑, 現在到底是什麼情形? 巴黎留學生圈子很小, 我最不喜歡小圈圈中的戀情, 總是有許多蕪雜枝蔓的流言。 關明傑什麼也不說, 只是一直跟我親近, 我有點擔心, 會不會誤會了他的意思? 也許, 他只是和映芸最近有些問題, 所以想跟其他朋友多親近, 散散心而已。 畢竟我比他大二歲, 也許, 他只當我是個姐姐, 是個可以信任的女性朋友, 所以喜歡找我出來一起做做這做做那, 排遣一下異鄉的寂寞日子而已?

我想起在翁傑最後一晚時, 他對映芸的冷漠態度。 我有些怕, 他對待女友, 是否遠遠不若對待一般女性朋友好。

而映芸, 又知不知道他這周已經在我家過夜三天? 他們若還是男女朋友, 怎麼都沒看到晚上關明傑接她的電話?

為了不要淌入渾水, 我決定收束心神, 回復普通朋友的方式對待關明傑。

「 曉嫣? 」

正出神中, 客廳傳來關明傑的聲音。

「 妳起來了嗎?」

「 起來了啊, 等一下哦。」

我走出房門, 關明傑在沙發上伸著懶腰。

「 今天天氣好像很好耶, 我們等一下去盧森堡公園走一走吧?」, 他愉快的說。

「 嗯…可是我想先打掃一下房子耶, 好幾天沒掃了。晚一點再看看? 」,我不知道怎麼拒絕。

「 那我可以幫妳一起掃啊, 晚一點再出去。」 , 他下巴緊靠在沙發背上, 一張臉輪廓分明, 溫柔而堅決。

我依了他。關明傑說話, 不知怎麼總是讓人很難拒絕。

住的地方很大, 又有二層樓, 關明傑拿著吸塵器跑上跑下, 忙了一個多鐘頭才把所有地板清理乾淨。 接下來, 又得分別就不同的地板材質用清潔劑拖過一遍。 廚房和浴室是磁磚, 用一般穩潔類擦拭即可。 但其他地方全是高級的柚木地板, 得用專用保養劑各處拖過一次。 而浴室的超大鏡子, 又得另外慢慢擦拭才行。

二人這麼上上下下忙過一遍, 轉眼已近中午時分。

趁著關明傑清理完房子, 開始幫貓咪刷毛的同時, 我作了奶油磨菇義大利麵, 一個生菜沙拉, 算是中餐了。

「 我不想出門了耶, 有點累。」, 我是真的有些累, 連著好些天沒睡好, 又這麼忙上忙下好一陣。

「 我也是,」 他溫順的附和著。 「 不然我們來看DVD 好了。」, 他說。

37度2, LE MATIN。 37度2,早晨的溫度。 蓓蒂的憂鬱。

聽說又譯作巴黎野玫瑰。

我在沙發上抱著抱枕, 坐在一角。 關明傑有些懶懶的, 斜斜倚著沙發。

電影開始。 畫面是有些膜糊的藍褐色調, 畫面正中一張大雙人床, 四周有立起的柱子, 掛著半透明的床簾。 簾後二個全裸的人影, 女人的笑聲輕輕傳了出來。二人不知低語些什麼, 聲音漸漸高了起來, 男人的呼吸有些沉重, 女人修長的腿高高的抬了起來, 二人歡愛的聲音鬧語間歇不斷。 鏡頭拉近, 看見一張俊秀的男人臉孔, 被太陽晒得有些古銅色, 額上滴著汗珠, 背部線條分明, 好看的起伏著。 女人的大腿纏在他背上, 上下摩娑著, 彼此纏繞著。鏡頭貼近她柔軟美麗的胸部, 在男人的懷抱裡顯出無限風情。 二人的呼吸愈來愈急促, 女人開始呻吟起來, 甜膩的聲音盪人心魄。 一會兒男人收緊了臀部, 用力起來; 女人的大腿, 纏得更緊了……。

清晨, 一絲不掛, 37度2, 最原始的溫度。

沒想到電影是這樣起的頭。 我有點僵硬, 關明傑也不出聲, 二人靜靜的坐著, 一動也不動的看完整部電影。

電影隨著女主角情緒高低起伏, 二人在現實世界與夢想國度之間界線糢糊地遊走著, 笑著戀著鬧著哭著愛著恨著, 最後在她失去初懷孕的孩子而精神崩潰之後, 二人徹底的進入瘋狂的世界裡, 原本還保留著一絲社會妥協的男主角, 穿起女裝到精神醫院探望betty, 再趁機把她帶出, 最後親手把betty 殺死, 讓她永恆的留在她想像中純粹美好的國度中。

三個多小時完整版的電影, 看下來已經暮色四合。

" 好長的電影啊, 又沒有中文字幕, 真是吃力", 關明傑打破沉默的這樣說。

電影開頭的震撼太強, 故事進行過程中赤裸瘋狂卻又極度真實的感情讓人看完後心情委實有些沉。 加上我和關明傑之間似有若無的一些什麼, 讓我們竟不敢開口討論這部片子。

於是我也說, 「 對啊, 好累哦。 休息一下好了。」

家裡四周的水暖式暖氣靜靜的傳出一陣陣流水聲。 關明傑在沙發上慢慢躺下來, 頭枕著我的腿, 手上抱著貓咪。

我低下頭, 看著他黑亮的頭髮。

「 你頭髮好多哦。」, 我說。

「 對啊, 是妳的二倍吧。」, 他抬頭往上看著我, 「 妳看, 妳頭髮好細, 好像小女孩。」 , 他伸手捲了捲我的長髮。

我忍不住伸手摸摸他的頭髮。

時間有點靜止住了, 他定定的看著我。

喵---, 貓咪突然從他手中跳了出去。

我站了起來, 「 我們出去找東西吃吧」 。

關明傑沒說什麼, 微微點了點頭。

我到房間換衣服的時候, 關明傑在客廳一邊和貓咪玩, 一邊耐心的等著。 我從房間門看出去, 他穿著他的深灰色大衣, 圍上黑圍巾, 蹲在地上用手摩娑著小娜娜的頭。 我和小娜娜一起住了一個多月都不知她喜歡這樣, 他卻來了二三天就摸出和她玩的訣竅。

我忽然有一種, 二人在天寒地凍中, 共同擁有一個小小的家的感覺。 心裡暖暖的, 說不上一股奇特的幸福感。

我想起電影中的Betty, 如果是她, 是會否認感情以換取寧靜的生活, 還是會真誠面對自己勇敢接受改變?

Betty 的生命, 是在熱情奔放中才更顯燦爛珍貴的吧?

我換好衣服走出房門, 關明傑正把貓咪舉到頭上。 他轉過頭來給我一個燦爛的微笑。

一出門外面飄著雪,只好坐公車在二站外的中國餐廳,吃了些簡單的微波中國菜。草草又回我家,明傑說,下雪了,今天在妳這裡作作功課,明天再陪我回家拿東西吧。我不置可否的,讓他又在沙發睡了一晚。心裡愈覺得奇怪,他和映芸,是不是分手了?然而,我完全不知如何問出口。我只覺得,他有著滿腹心事,以及,他眷戀著我這小小溫馨的一個角落。

我呢?
創作者介紹

零度的風景

juliasp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