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F0042

浴室的水嘩啦嘩啦的響著。 凍壞了的明傑著實需要一個熱水澡。

我坐在客廳的沙發上, 無意識的轉著電視, 雖著家裡沒裝第四台的我, 轉來轉去也只有FRANCE 1, FRANCE 2 等五台。

凌晨一點多, 轉到FRANCE 5, 正在播茱麗葉.畢諾許主演的 「 Les Enfants du Siecle」, 中文直譯是世紀的孩子。 說的是法國十九世紀著名女作家喬治桑和詩人謬塞的故事。

在電影裡, 和茱麗葉.畢諾許搭檔的是俊美的法國男星貝納.馬吉梅,他演出詩人繆塞。我轉到這一台時,正演到他們二人相偕到威尼斯度長假,希望能改善他們激情不已卻又爭吵不斷的關係。

記得以前讀過,喬治桑在十九世紀初出生於法國中部一個沒落的貴族家庭,生性活潑熱情。十八歲時在家人安排下嫁給一個地區仕紳,不到三年即因受不了平靜的鄉居生活及沒有愛情的婚姻,放下一切遠赴巴黎追尋夢想。

喬治桑在當時的巴黎, 因其美貌才情及特立獨行的作風,很快引起一陣旋風。 她的才華備受雨果等名家賞識,而她的豐沛情感則使得她情人不斷。 最有名的二位, 就是鋼琴家蕭邦, 和天才詩人謬塞。

這部電影, 演的就是喬治桑和謬塞前後三年橫跨巴黎和威尼斯的愛情故事。

繆塞是十九世紀浪漫主義的天才詩人,十八歲時即在文學界闖出名堂, 又精通音樂,繪畫,為法蘭西學院最高院士, 生活放蕩,作風大膽,喬治.桑比他大六歲又與丈夫分居, 二人的戀情在當時轟動一時。

電影演到冬天的威尼斯,陰鬱寒冷, 室內不停的燒著熊熊爐火以維持溫暖。 喬治.桑穿著十九世紀繁複的低胸束腰禮服, 綠色天鵝絨的裙擺在紅色地毯上拖曳著。 年輕的繆塞站在她的書桌前, 生氣的質問她和義大利醫生Pagello 的曖昧關係。 二人不停的爭吵著, 喬治.桑的雙頰不知是生氣的關係還是爐火的關係, 漸漸紅灩了起來, 吵到最後, 不知怎地二人又相擁在一起, 親吻了起來。

「 在看什麼?」 明傑不知什麼時候洗完了澡, 站在樓梯口擦著頭髮。

他真是個好看的男人,連這様穿著運動T恤站在白色樓梯旁,都像拍廣告似的。

「 Les Enfants du Siecle,你之前有看過嗎 ? 」

「 TV5 啊 ? 上次有看到結尾一些,前面沒看到 。」

「蠻好看的耶。」 我說。

他彎下腰把在他身週繞來繞去的小波斯貓抱了起來,走到我身邊坐下。胸口的十字項鍊在我眼前劃出一道光。

電視上無聲的威尼斯之夜,戴著面具,衣飾華貴的男男女女在霧茫茫的街道上穿梭來去,偶爾有些船槳聲自河面傳來,在黑夜裡迴盪。

卡拉絲的歌聲,隨著威尼斯船槳搖曳, 訴說著愛情的悲歡。

「 嗯…今天晚餐愉快嗎?」,我訕訕的說著, 沒話找話說一般。

他笑了一下, 盯著我看了一會兒。

「 嗯,我們聊了很多…不過,都在講妳的事。」

「 我? 說我什麼啊?」

他靜默了一會,沒說話。

「 我放首歌給妳聽好不好?」,他微笑。

不等我說好,他逕自站起來,關了電視,放起音樂。

非常溫柔,非常緩慢的爵士鋼琴。一個低沉帶點滄桑的男聲,輕輕的用法文唱著,

「 Je sais que tu sais que je t’aime
N’est-ce pas que tu le sais
Jamais je ne t’en fait l’aveu
Mais je sais que tu sais tout quand meme
Car tu sais lire dans mes yeux…………

Mon coeur est pour toi sans mystere
Tu sais tous mes reves pas a pas
Tu lis en moi beaucoup mieux qu’en toi-meme
Car tu m’aimes....et tu le sais pas.....
Et j’ai reve de toi toute la nuit....

我彷彿從威尼斯的黑夜, 回到巴黎微風輕拂的春天。

明傑把我從沙發上拉起來, 我們在地板上赤腳跳著舞。

『 我知道, 你知道我愛妳。
妳知道的, 不是嗎?
我從未向妳吐露愛意,
然而我知道妳早已知曉,
因為妳從我的眼中讀到一切

我的心為妳開啟, 清澈透明
妳一點一點的了解我的夢..
妳對我的了解
多過於對妳自己..
因為妳愛我..而妳仍不知曉 ..
而我徹夜夢著妳 .. 』

「喜歡嗎? 」,他在我耳邊輕輕的說, 我聞到他身上剛洗完澡的肥皂香味。

『 Je sais que tu sais que je t’aime ... 我知道你知道我愛妳…』

音樂緩緩流洩, 我赤著的雙腳踩著地板, 耳朵貼著他的胸口, 他的心跳似乎, 愈來愈快。

他略低了低身子, 雙手環抱住我, 輕輕把我舉了起來, 在原地轉著圈圈。

『 En reve tu m’as dit ce que tes levres closes avaient inconsciemment…
le reve etait de moi, mais ton coeur m’a parle...
在夢裡, 妳說妳緊閉的雙唇在壓抑的陰影下沒有知覺…
這是我的夢, 而妳透過妳的心在和我說話…』

幾經滄桑歲月的法國男歌手如此唱著情歌。

明傑在我額頭上輕輕親了一下, 眼神如此迷濛溫柔。

Je sais que tu sais que je t’aime..

燭光搖曳著, 玫瑰花的香味在空中飄散開來。

我忽然想起在angers 車站初見他那一幕, 當時他拖著大包小包行李向我走來的身影。 我們是怎麼一路這樣走向彼此的懷抱的呢?

夜更深了,音樂不停的響著。 我把頭埋在他胸前, 聽著他令人安心的心跳聲。

他輕輕把我抱了起來。音樂已經播到下一首,

Aime-moi (愛我)
Sans poser de questions (毋需懷疑)
Sans tergiversations (毋需變心)
Aime-moi...(愛我)

Comprends-moi ( 了解我)
C'est toi que j'ai choisie ( 我選擇了你)
Je suis à ta merci
Avec joie...(我愉悅的感謝著你)..

夜很深,窗外的雪無聲無息。明傑深深的吻著我。我摟著他的脖子,他的皮膚竟然如女生一般的光滑。 他輕輕的,把我放在餐廳那張胡桃木古董大圓桌上,繼續的吻著我。

「 妳好美,妳比我所想像的還要美……」,他低低在我耳邊不停的這樣說。

我忽然坐起身來,摸著他的臉。

「 我們這樣,不會太快了嗎?」,我開始害怕,這一場突如其來的戀愛。我並沒有準備好,我還有太多的事情要煩惱,就這樣再掉進另一段感情,心若再受傷了可怎麼是好?

站著的他輕輕把我摟到他胸口,「 妳聽。」

我把頭靠在他寬闊的胸膛。心跳的聲音,如此的激烈,卻又如此的平穩。

他捧起我的臉,繼續深情繾捲的吻著。

客廳的音樂已經停了,只餘明傑非常溫柔的聲音在夜裡迴盪。我想起剛剛他在門口大衣肩上都是雪的模樣,想起對面鄰居男女主人言笑晏晏在夜半談心的場景。這些天來我們是如此的親近,什麼樣的緣份, 讓我們在巴黎這樣相遇?

我雙手環抱住明傑,由他去了。




創作者介紹

零度的風景

juliasp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