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感冒了,整個喉嚨和上呼吸道都痛,頭也隱隱抽痛,困擾了近一年的耳鳴更是完全沒有好轉的跡象。雖然,我的感冒從未到像別人那樣一連好些天說不出話或發高燒或狂咳不止的程度,但我知道,自己的身體這個小宇宙這大半年來是嚴重的失衡了。傳說中的「怎麼睡也睡不飽」我總算也體驗到了,更別提體力下降,爬個六七層的樓梯便覺得大腿酸痛等前二年就慢慢出現的徵兆。

年初開始嘗試去健身房。初時對精神,體力等有些幫助,集中鍛鍊腹肌也頗有成效,覺得又開始能控制自己身體。但是,上健身房一直有一個揮之不去的「副作用」:肌肉僵硬及水腫。即便每次運動完回家我都有自己按摩再加上泡澡放鬆,但成效不大。問過教練,一樣有上健身房的朋友等,一般是說只能多拉筋,因為運動會讓肌肉緊繃,所以運動完要自己拉筋讓肌肉鬆弛下來,身體才能既有鍛鍊又有休息。雖然,在大學時練舞也都有拉筋,但年輕時筋骨柔軟,循環又好,說實在,一直沒特別覺得筋要怎麼特別拉,反正我又不跳芭蕾,一般的時候隨便拉拉就能上場了。事隔多年之後,卻是怎麼拉都感覺沒什麼幫助,一星期上兩次健身房的後果,反而是肌肉更緊更不舒服了。而且,一直很困擾的骨盆前傾問題在健身房也得不到解決,有時跑跑步健走之後反而腰酸更嚴重。

效果有限加上忙碌,一轉眼又數個月沒去健身房了,只偶爾在社區的健身房跑跑跑步機。但一樣的問題,活動心肺的感覺很好,可是小腿腳踝又開始不舒服,也會水腫。

很苦惱。 

某日同事介紹了一個太極拳師父開設的整骨中心,離我家不是太遠,在北投。雖然開車也要近半小時,但總我去年周周奔波回台中整骨要容易些。去年斷斷續續回台中整體將近一年,雖然沒有全好,但至少把因為生了三個小孩而整個傾斜的骨盆和脊椎調整了些回來。但是,只要一陣子沒去,還是很容易會不舒服。

這位北投的師父說,很簡單,骨架用外力幫妳矯正了,但妳的肌肉沒有力氣,拉不住骨架,加上姿勢不對,很容易的你骨架又會跑掉,回到原來那不對的位置。治本之道,還是要自己學會拉筋,放鬆身體,以及鍛鍊肌肉強度,這樣我們幫妳調整/復健回來的骨架,才能長治久安的歸位。 

聽起來蠻有道理,我怎麼早沒想通。

師父又說了,他個人認為,太極拳是一個很適合的運動。瑜珈也很好,但瑜珈只能鬆,不能練,所以「現在很多人會再加上皮拉提斯,這是對的,這樣才有強度訓練。」,師父說。

於是在某個星期天的早上八點,我到北投山上的學校報到,跟師父先學拉筋。很認真的拉筋,前後至少一個半小時(跟我們從前隨便拉拉半小時就上場了真的差很多)。一開始只學拉筋,還沒到練拳,師父說回家看看能不能每天拉筋拉個一個小時,「會對妳身體很有幫助。」。

那天拉完筋回家,身體倒是通體舒暢。

接下來一周,工作又忙得天昏地暗。其中一天又熬到快凌晨一點才睡,結果很遜的我,第二天就開始頭昏不舒服了,到了周五周末更是整個人發軟沒力了。

身體是靈魂的聖殿,可惜我把它荒廢得太久了。

從前,身體是輕盈的,它載著我,輕易的能到任何地方去。晚上睡覺時,我可以感受到我的心臟,規律而愉悅的跳動著,把我吃進去喝進去吸進去的所有美好養分送到我全身每一個細胞,讓他們都有足夠的氧氣,作著我希望他們作的事,發揮該有的功用。我覺得自己輕輕的跑跳在自己的道路上,隨時可以踮起腳尖來在馬路上轉一圈,給自己給別人一個微笑。

但是現在,我覺得自己好沉重,站著的時候也好想坐下,坐著的時候好想躺下。眼睛睜著卻成天想闔上。晚上想看點自己的書卻總覺得頭昏昏沉沉。

早上起床,秤秤自己的體重,會想,這真的是我嗎?

想想別人說的,減肥很簡單,少吃多運動。可是我想不通,如果肚子餓,怎麼能不吃呢?這樣身體不是太可憐了嗎?我可以接受少油少炸等等去改變食物的內容來降低熱量,但真的不能接受肚子餓卻硬不吃。生理上我忍受不了,心理上更覺得為什麼要這麼可憐。

結果的結果,就是吃也沒少吃,運動更沒去運動,整天昏昏沉沉。

這樣下去真的不行啊。

所以,又要來立志了。

整骨,師父說一周二次,我希望至少一周能報到一次。

練拉筋,一周一次。

有在練拉筋的話,一周去一次健身房練一下腹肌應該可以吧。然後就看什麼時候師父覺得我可以開始練拳啦。或者在內湖找一個師父跟。小MO也要找去一起學,這位氣管不好的小朋友,媽媽希望給他從小練舞或練武都好啊。

盡量每天十點半以前睡覺。 

多喝水。

偶爾去按摩,最近很喜歡阿蘇吠陀按摩手法。

勤擦脈輪淨化等精油。 


唉,隨便想想ACTION ITEM 就很多,但重點其實應該是多放鬆。女人四十,真是工作,家庭,個人(健康及美貌)的大考驗。

總結:

好好深呼吸?!
創作者介紹

零度的風景

juliasp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