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周末天氣日夜溫差大,早上剛起床時只有十二三度,有點冬天的感覺;白天又到快二十度,彷彿初秋一般。最舒服的,大約是傍晚時分。我最喜歡微冷的天氣,讓人腦筋特別清醒。

周六和大學同班女生小小辦了同學會,班上五十多人約有十六個女生,昨天到了十個,還有人帶了小小孩,頗是可愛。同學們畢業到現在剛好整整二十年,外表乍看自然是都比十八歲時老了一些,卻斷無已四十開外的感覺,特別是話匣子一開,簡直和當年寢室聚會沒兩樣。只是以前聊的是自己的爸媽,男朋友,功課,前途;現在討論的是自己的小孩,老公,小孩的功課,小孩的前途。當然,也討論了自己的生活近況,在工作,婚姻,生活中的一些問題。隨便阿哩阿雜就從中午十二點聊到下午四點還意猶未盡,但作媽媽的都要回家吃晚餐了,眾人還是依依不捨的分別從台中高鐵站往北或往南回家。

畢業二十年,同學們彼此的關心純真如故。也許因為一起走過這麼多年的歲月,討論起老公(大部份都認識),小孩(都看過他們很小時候的樣子),以及自己現在人生階段的難題(大家都還記得當初還是嬌嬌女時的個性)特別容易投入。苗苗從竹科離職,開始上華德福戲劇,繪畫,敦煌舞蹈,她現在過的日子,跟當年嚴肅認真的她差異挺大的,但卻又不是那麼令人意外,好像自己的好姐妹,長大了就自然去學些別的東西一樣自然。而雖然自己還過不上這種生活,但看到有朋友這樣在過生活,覺得很開心,有一種,"太好了,妳先去上,我速速就來哦。"的期待。然後在高雄的瑜,新加坡的涂,雲林的淑芬,其實離內湖很近的素鳳,從台積留停很多次的碧惠。同學們有了各自不同的人生道路,但不變的是大家真誠的關心和分享。

周六的下午,就這樣在一群同學嬉嬉鬧鬧中度過。很多事情沒有結論,但都在心裡留下許多溫暖和思考。

周日下午,是小朋友的鋼琴老師為她所有學生舉辦的聯合鋼琴發表會。原本小星星也要上台,但因練習不足還是放棄了,只有哥哥今年仍然是全場最小的小朋友,猶記他去年太緊張,把一首小星星重覆彈個沒完不知道要下台,後來還是老師去帶他下來。今年台風穩多了,雖然還是有彈錯,但至少已經不怯場,而且練習的過程還蠻專注的,努力不懈的練了好幾個月,值得嘉許。希望弟弟明年也能勇敢上台。不管他們才華到哪裡,我希望他們能享受音樂,也享受舞台,讓人生更有樂趣。

許多本身會彈琴的父母,陪著小朋友上去四手連彈。更多兄弟姐妹一起學琴的,也分別有各自表演的曲目以及和哥哥姐四手連彈的曲目。還有些小朋友表演大提琴,雙簧管,小提琴。無論技巧嫻熟或生澀,一起這樣全家來表演音樂,聽音樂,就是一個很棒很享受的活動。我本身不會樂器,一直也想著有一天可以跟著孩子一起學些什麼,可惜時間湊不上,到現在也還沒開始學。哥哥會讀的譜已經比我多了。也無妨,有機會時再一起來吧。

介紹我這位鋼琴老師的好同學東東,也是相識超過二十年的老朋友了,今天他的太太和一對千金都分別上台表演。雖然大家在演奏會現場不方便交談,但想想因著東東才認識了林老師,因著林老師哥哥才一路學琴到現在,因為哥哥學琴我才來聽這場音樂會,人生的一切就是這樣互相幫助,互相支持。

秋天的周末,感受是:人生旳享受很簡單,幾個好朋友,一些美好的事物,就很開心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零度的風景

juliasp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