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一個月一次的諮商時間,這次剛好阿嬤來,哥哥和爸爸待在家裡陪阿嬤,媽媽和小星星自己去。

談話的時候,小星星不停的問,什麼時候可以回家?又忽然跳到媽媽身上坐,冷不防的撞到媽媽的肚子,害我很痛。

老師忽然正色起來,教訓小星星這樣非常的沒有禮貌,特別是對自己的媽媽。

談了一段,老師說,「我觀察妳家一陣子了,妳在家裡是地位最低的,這樣不行,等你兩個兒子進入青春期,妳就完全管不動了。到時候,妳會失去他們。」

這段話真是令我悚然一驚。說實話,我自己或多或少有感覺。雖然,我貌似大女人,許多事情獨立自主,工作出差等等是家常便飯,絲毫不像為家庭所縛的女人。但是,我心裡,其實非常疲倦,有時候簡直到了無生趣的感覺,連在裝潢新家,我都覺得我沒有一個完全屬於自己的角落。客餐廳等原本就屬於公共空間就算了,連原本想要的衣帽間,梳妝台,至少要佔二分之一的書房,幾乎都沒有了。惟一我能完全決定,而且大概大部份時間只有我會在的空間,是工作陽台,是廚房。而這是屬於勞動的角落,不是休息放鬆時可以聽音樂寫作的地方。雖然大部份都是和先生一起討論才決定的,但相較於先生把書房實實在在的打造成宅宅天堂,我畢竟沒有這樣一個角落。

老師說,「原因很簡單,因為你愛他們多過於自己,於是你步步退讓,就到了今天這局面。」

這原因也蠻令人錯愕,明明在大部份的感情關係裡,我都是那個比較自我,比較隨性作自己的人啊?怎麼進入家庭,我變成跟我母親那輩的女人一樣,什麼都為了家庭,到最後沒有了自己,然後自怨自艾?

其實,就算不用管老師怎麼說,我也有發現自己在家裡愈來愈不受尊重,連洗澡,上廁所都隨時會有人闖進來跟我說話。有時累得半死時躺在床上休息,小孩還是會一直吵,要唸書,要吃東西,要這個要那個,甚至一跳跳到我肚子上坐著,經常弄痛我。怎麼說都說不聽。

在我成長的家庭,基本上不打孩子,也不對孩子大聲說話。有事,都是好好講。但,這樣的方式,在我自己的小家庭裡卻完全不管用。

老師說,「那就打屁股啊,罰站啊,不能這樣姑息下去,到最後把妳自己變成只是這個家庭的佣人。這太過份了。」

我說,「可是我發脾氣也沒用,先生脾氣比我還大。」。雖然我知道,要維持一個小家庭,先生也很累。

老師說,「那從另一個角度說,妳自己心裡,是不是也有很大的憤怒?所以引來你周圍無論家庭或工作上都遇到脾氣很差的人?」

這倒是也是,總的來說,我這一二年的心情,有很深沉的憤怒,有疲倦,有無力,以致於經常有一種了無生趣的感覺,彷彿就算明天我死了,也沒太多所謂。

無論背後有多複雜的原因,總之心情就是如此。我也不知道要怎麼辦。

老師說,「不如先從把小孩教好開始吧,他們讓妳太累了。已經快五歲,還有一個都快上小一了,應該要很能生活自理,不該再讓媽媽這麼辛苦。妳的身心都太累了,連心理都生病了,耳鳴愈來愈嚴重卻什麼都檢查不出來,有可能你很多事情愈來愈不想聽見,你的身心一直在抗議。小孩再教不會,來我家住兩天,讓我好好教會他們什麼叫尊重長輩,什麼叫原則。」

「妳要硬起來,作自己。小小孩可塑性很強,要在小時好好教,不要在小時慣壞他們,老來後悔。」

然後老師轉頭好好的教訓了小星星一頓,在作媽的耳朵裡,話是說得有點重,沒想到最後老師問他,「有聽懂嗎?」,他竟然認真的點了點頭。

回家坐計程車的路上,我問他,「所以,以後你會天天自己洗澡了?」。

他點點頭。

我再問,「那以後媽媽累累的時候,你會自己去玩,不要吵媽媽,讓媽媽休息,對嗎?」

「對。」他說。然後又說,「但是媽媽,我怕我有時候會忘記耶?」

「那我就提醒你,記得我們在秦老師家有講好,媽媽累的時候你會讓媽媽休息對嗎?」

他又點點頭,然後說,「老師還說我也要告訴哥哥。」

原來,是聽得進去的嘛!

我想,為了我自己的身心健康及未來的人生著想,我還是對他們嚴格點才好。否則,我自己會先身心崩潰吧。


PS1: 小星星整天像無尾熊一樣或坐或抱或半倒的,就是要身體"黏"到媽媽才開心。昨天老師也正色的說,已經快五歲了,要學習自己勇敢面對世界,不能老是躲在媽媽後面。這麼有才華的小孩,不敢面對大家(前天在尾牙舞台上呆若木雞不敢唱,明明之前是他自己一直說要上台表演。),老是黏著媽媽讓媽媽這麼辛苦,是不對的,要勇敢,要有信心。另外,作媽媽的也要勇敢拒絕。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零度的風景

juliasp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