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 到三峽的山上找一個朋友. 朋友在山腰上買了一塊地, 用輕鋼架和原木蓋了一棟二層樓的小木屋. 木屋有許多的窗, 和一個凌空架高極大的陽台. 木屋的每一扇窗開的位置, 都或多或少的參考了附近樹的枝椏曲線, 以盡量不影響樹木們的伸展為主. 躺在房子裡的木地板上時, 看著樹的葉子和樹枝在窗外迎風搖曳, 頗有世外桃源之感.

朋友和她的男朋友, 在山上居住, 打坐, 教課, 帶靜心課程等等, 生活很是愜意. 曾經是護士的她說, 她是已經無法回到城市去住了, 太多人, 太擁擠, 太亂, 等等.

周末台北市區裡是近38度的高溫, 但到了她家裡, 微風輕輕吹, 光影在樹枝間晃盪, 真的, 沁涼許多.

來找她, 是來讓她作光灸的. 結婚前有一陣子很愛來, 當時她還沒蓋這房子, 是在三峽的山上跟人租屋. 懷了蕾蕾之後到最近的這四五年, 很久都沒有來了. 最近, 實在很累很疲倦, 聽聞她蓋了一間又大又舒適的木屋, 就很興奮的來了. 這個周末, 是第二次, 自己一個人.

和朋友天南地北的聊, 聊過去, 聊現在, 聊心情, 等等. 聊了很久.

聊的許多主題暫且不談. 聊到一個點時, 我忽然被觸動了. 終於有點了解, 我為什麼一直不自覺的在找答案, 在找解釋.

我小小的哭了一下. 回想起許多感觸.

我的生母, 在我九歲的時候過世. 我還記得, 那時她是和爸爸一起帶有先天性心臟病的弟弟去台北作例行檢查. 對我來說, 就是一個再正常不過的”出門”. 但她在台北的旅館忽然昏厥, 就此沒有再醒過來. 大表哥載我到台北時, 她是在醫院的床上, 似乎身上有些點滴和管子, 但手是冰涼的, 爸爸叫我跟媽媽說再見.

她是一句話也沒有說的就走了, 忽然的.

十七歲的時候, 當時十三歲的弟弟, 到台北作心臟手術. 出發前, 我並不知道情況有多嚴重. 我根本從小就以為弟弟只是身體不太好, 從來不知道他是很嚴重的四合一先天性心臟病. 我第一次知道他的心臟問題不是一般的問題, 是在他已經出發去台北入院準備手術之後. 妹妹告訴我, 爸爸在電話上說, 這次若不成, 就要準備棺材了.

我才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 但是, 弟弟從台北打回來的電話上, 一派的輕鬆, 說他一定會回來的, 叫我們不要擔心.

但事實上, 他作了全身麻醉, 上了手術枱之後, 就再也沒有醒過來了, 因為, 醫生說他的胸腔剖開一看, 比原本預期的嚴重許多, 以當時的醫術是無法診治的.

又再一次的由大表哥載我們到醫院. 我到的時候, 爸爸站在手術房的門口, 紅著眼睛說, 弟弟沒了.

我沒敢再問細節. 這事情已經過去二十多年, 我也從來不敢再問. 推測起來, 我想, 決定為他動手術的爸爸, 一定很難接受看著一個還意識清楚, 談笑風生的兒子, 接上點滴, 管子, 作了全身麻醉之後, 就再也沒有醒過來.

事後我只隱約聽到他說, 醫生真過份, 就算沒救了, 也應該要把傷口縫合, 為什麼只用膠帶貼起來.

對我而言, 從來沒有真切了解弟弟病情的我, 再也無從去問他, 他到底是怎麼長大的, 心臟不舒服是什麼感受, 他是不是覺得我這個大姐很遙遠, 很冷漠, 只在意為什麼大家都疼他. 而在他最後的日子裡, 他一次又一次的費力從家裡的一樓爬上三樓, 到底想跟我說的是什麼? 我永遠只記得, 他說, 姐, 我想跟你說說話. 我回答他, 我好累, 不要吵我.

結果, 他最後的一句話, 是從醫院打回來, 叫我們不用担心, 說他會回來.

然後忽然的他就走了. 我什麼也來不及問清楚.

三十六歲的時候, 我的第一個女兒, 也是這樣猝不及防的忽然離去. 十一個月大活潑的孩子, 趴著睡覺竟然就昏迷了, 三個月後便離開人間. 她在世的短短數月, 我只聽她叫了爸爸媽媽, 其他, 什麼話語也沒有.

那痛徹心扉的三個多月, 真的是無語問蒼天.

朋友說, 她忽然了解, 為什麼我對很多事情, 總是一直想找答案, 想找解釋. 我無法接受, 事情就是這樣的發生; 無法接受, 一切如是. 於是我拼命的回想許多事, 拼命的想回到過去, 修改人生劇本. 然而, 那是不可能的, 過去的事件, 原本就無法修改. 能修改的, 只有面對那些事件的態度.

“ 一切的發生, 都在呼應你靈魂的渴求, 都準確無誤的映照妳心靈深處的決定. 那妳能不能接受並相信, 一切的發生, 都是最美妙的, 都是最好的安排”. , 她說.

這是很簡單的道理, 但不知不覺中我們總是忘記, 總是掉入現實事件的糾葛無法自拔.

後來, 朋友為我作了光灸. 作完後, 她說, 我的能量場讀起來, 很強烈的渴望讓人照顧. 應該是因為作了媽咪後, 我當照顧者實在太久了. 她說, 感覺那種”需要被照顧” 的渴望, 已經大到快到爆炸的邊緣.

“ 最簡單的辦法, 就是讓自己身心放鬆, 休息. 讓自己不要強去扮演那個照顧者的角色. “, 她說, " 至於其它的那些糾葛, 生活的難題, 就等妳真的放鬆了, 平靜了, 接受所有的發生後, 再去處理吧."

我笑一笑, 這誠然是不太容易, 孩子還這麼小呢.

不過, 偶爾的偷閒, 應該是可以安排的吧. 就算不能馬上解決問題, 總也可以紓緩一下.

所以, 週六從三峽回來後, 周日的今天就把小孩放給小mo 爸和剛好來台北的婆婆, 我和妹妹跑去吃東西, 逛書店, 並買衣服.

一直很緊繃的心情, 有稍稍鬆弛了一點.

最大的功課, 是接受, 一切如是. 人生, 很多已經發生的事是沒有所謂答案要去尋找的, 它就是發生了, 如此而已.

不是太容易的一件功課呢.


後記:
和阿嬤玩得很HIGH 的小MO, 一直嚷著要去阿嬤家. 從來不曾答應的媽咪, 今天難得的答應了. 小MO興高采烈的和阿嬤坐高鐵回台中. 結果, 晚上的時候, 阿嬤打電話回來, 說後來他一直問, 爸爸什麼時候來接我? 爸爸會來接我嗎? 然後澡也不洗, 飯也不吃, 牛奶也不喝, 累到睡著了. 阿嬤說, 明天會快快把他帶回台北.

二歲八個月大的小MO, 從來沒有晚上不在爸爸媽媽身邊過. 就算爸爸或媽媽出差, 至少會有一個人在. 看來, 要讓他自己回阿嬤家玩還太早了點.....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零度的風景

juliasp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