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嫉妒: 誕生於愛情中的一種情緒, 來自於擔心所愛的人偏喜其它的人, 事, 或物。」,羅蘭巴特,戀人絮語。

-----------------------------------------------------
記憶中,某個星期五的早晨。

早上七點半,我正梳妝準備出門上班,心裡想今天是小周末, 照例要約會,於是特意選了件新買的洋裝,戴上他新近送的紅色酢絳草耳環,順手且把口紅,眼影,唇蜜等收進化妝包, 準備下班時補妝用。

一切準備就緒,轉頭用甜甜的聲音問還在賴床的男友, " 那麼, 今天去上次那家餐廳吃德國豬腳嗎? 還是你想做什麼呢? “。

半夢半醒的男人揉揉惺忪的睡眼, 勉力坐直了身子,忽然想起了什麼似的說,“ 對了, 我今天會晚點回來, 要跟同事去聽一場音樂會,就在公司旁邊”。

我站在鏡子前面,擦到一半的唇蜜差點掉到地上,一瞬間心裡所有的期待彷彿被打了一巴掌。

“哦。”,我應了一下,開始悶悶不樂,妝也不畫了。呆了一會兒,男人大約發現有些什麼不對勁, 一骨碌從床上爬了起來,伸手把我攬進懷裡,有些陪笑的說,“ 唉呀, 不是什麼了不得的音樂會啦,只是剛好公司幾個同事和祕書吆喝著要不要去看, 只是我們公司旁那個音樂學校的畢業公演類的,還要收門票, 我想大約沒什麼好看, 所以也就沒邀妳…,我還沒來得及告訴妳…,是他們硬找我的嘛,不然我也不想去…”

我一聽更不是滋味,心裡一堆話滾來滾去只說不出口,“為了一場不怎麼樣居然還要收門票的音樂會就要捨棄我們難得的星期五約會,枉費我還心心念念想著你前晚說想吃點什麼特別的, 還盤算著去哪裡去哪裡,結果另有約會也不早點告訴我, 枉費我還這麼認真打扮…再說,不好聽又要收錢的音樂會幹嘛去啊?同事找? 祕書找? 莫非是那個暗戀你很久的小祕書? 哼…”

這醋勁一發不可收拾, 待要發脾氣又不知從何說起, 的確我們也沒有約好今晚要去那裡..…於是一口氣堵在胸口, 一時不知要說什麼。他似乎看出我臉色不對,卻並沒有再解釋下去的意思。彷彿覺得,“ 沒什麼啊, 事情就是這樣而已啊! 妳到底在在意什麼呢?”

二個人悶聲都不說話, 各自想各自的。

“男人, 不懂女人是要哄的嗎? “,我不由自主的想著。

“還是, 你有什麼其他隱情? 是你那傳說中的前女友忽然思念起你來找你敍舊?”, 但我還是沒問出口。

看著眼前默然的男友, 我嘆口氣, 收收包包, 如往常的親了他一下, 說, “ 我先去上班囉?”, 他點點頭沒說什麼, 我一轉身, 心裡一陣委屈。覺得他跟剛在一起時那個體貼細心多情的他都不一樣了…

走出家裡大門, 心裡一陣難過, 淚水在眼睛裡滾來滾去, 開始有些歇斯底裡的想他再沒有當初那樣愛我, 那樣對我事事坦誠, 看我心情難過也不安慰我, 知道我吃醋也不哄哄我, 都不體會我那麼珍惜難得的二人約會的心情…

我嫉妒,嫉妒那場音樂會, 嫉妒他選擇了音樂會而不是和我共進晚餐 ; 我嫉妒,嫉妒他的同事能在星期五晚上和他共處; 我嫉妒,嫉妒那些暗戀他的小祕書,每天在辦公室可以看他十幾個小時; 我嫉妒,我甚至嫉妒起他的手機, 那樣與他形影不離…

男人啊男人,為什麼沉默? 為什麼不能理解我?

我喜歡你,我如此的喜歡你,請不要把目光移開,請好好注視著我,我要當你掌心的珍寶,我要佔據你心上最重要的角落,我要你抬頭看白雲時想著我,我要你聽見一陣歌聲時想著我,我要你吃進一口好吃的冰淇淋時想起我,我要你喝咖啡吃麵包看電影散步逛街坐車回家吃飯洗澡都想著我,… 如同我也這樣想著你一般。

男人啊男人, 你們是大笨蛋,你不知道當我真的愛上你時,我就會變得這樣愛吃醋這樣不可理喻, 再也不是那個理性大方上得廳堂下得廚房的時代新女性嗎; 這嫉妒惟一的解藥不是你不再去做那些事而是你溫柔的呵護,當你懂得呵護我時, 我會帶給你全世界的你知道嗎?

走在路上,眼中的淚水滾來滾去,心裡的話語翻來覆去,想著要不要就這樣算了呢。忽然電話響起,

「妳在哪裡?」
「在走路啊, 還沒到捷運站。你在幹嘛 ?」
「在跑步, 等我一下」

一轉身,他在馬路那頭上氣不接下氣的跑著。待跑得近了, 到我身邊,牽起我的手,溫柔的眼神看著我欲言又止, 卻終究沒說什麼,於是二人默默的一起走路。

男人不說話, 我也不說話。 我很開心他注意到了我的難過, 我想像著我用力關上家門後, 他一陣發怔然後匆匆起床套上牛仔褲追出來的緊張神情, 他在陽光下用力奔跑的身影讓我又感受到愛情發生的瞬間。

但是他為什麼不說話? 他為什麼不說不要難過了我下班來找妳哦? 為什麼為什麼? 我驕縱任性有些無理取鬧的這樣想著。 從早上, 到中午, 到黃昏, 我一直這樣想著這樣等待著, 在辦公室十分鐘看一次手機等他的電話看有沒有簡訊。 我想他再一次像早上追出來那樣再一次給我驚喜。

但是什麼都沒有發生, 從早上在車站他目送我去搭車給我最後一個吻之外, 這整天我的世界裡完全沒有他的聲音氣息煙味身影。 四點鐘, 五點鐘, 六點鐘,…來了一個簡訊, 說如果我下班不想直接回家, 就到市區去晃晃好了, 他聽完音樂會再來接我。

我很傷心,很想聽聽他的聲音, 是否一如往常的溫柔而令人安心, 但是他竟然,連電話都不打.

下了班, 漫無目的在街上走著, 拐進一間化妝品店想買口紅蜜粉眼影, 想著沒有人在身邊一樣要打扮得漂漂亮亮; 但是看著看著想起早上起床化妝的情景,看著一直沉默著的手機, 心裡仍然一陣悶, 不由自主抓起電話一撥通就說, “ 婷, 馬上來救我!”。

失戀過的女人都知道, 姐妹淘是隨身必備急救箱, 不論人在台北東京巴黎或紐約, 一定要有人可以隨傳隨到, 至不濟也要可以隨打電話隨聊。

婷開著她的敞篷車火速趕到我在的咖啡廳, 一言不發的聽我碎碎唸, 間或夾雜幾句 “ 對啊, 就是這樣” “ 唉呀, 男人啊!”

可憐的男人, 其實不過少說了幾句安慰的話語而已, 就在背後被人議論紛紛。

天色漸漸暗去, 碎碎唸的聲音漸漸靜了下來, 姐妹們開始放下男人, 談起最近的工作, 新出的春裝, 婷說起即將到來的個人演奏會, 我想起了下星期要交的一個報告, 二人說說笑笑的又談起從新竹到巴黎再從巴黎回台北的奇妙認識經過。。說著說著, 世界好像變溫暖, 變可愛了, 婷說別管妳的男人了吧, 咱們開車去兜兜風。 我說好啊, 這樣萬一整晚都沒接到他的電話也不會太傷心吧, 但是我們不能到電話沒有訊號的地方哦, 不然他打來就接不到了。

婷笑了笑, 拿起了車匙。

我的電話卻響了,

「妳在哪裡啊?」 他在電話那頭輕輕的說著。 咖啡廳四周的人聲鼎沸, 他的聲音卻如此清晰。

「在市區啊。」 突然覺得鬧了一天的脾氣, 也難為他了。

「那, 想不想看電影? 我借了DVD 耶, 回家看好嗎 ? 我還買了啤酒哦」

「好。」 除了這個字我一時竟說不出其他的話。

「那, 我去接妳好不好?」

我一直點頭, 一時忘了是在講電話。 婷在旁邊不停的掩嘴笑。

「哦, 好啊, 我們在上次那家咖啡廳」

「嗯, 我就來。」

掛上電話, 婷放聲大笑起來。 「我說妳, 真的戀愛了, 妳那什麼聲音啊? “好—啊—“,你剛吃蜂蜜啊?」

說不得,這時也只得任由她取笑。

就是因為真的戀愛了,才連他的手機都嫉妒啊。

唉,還是回家吧。開瓶酒,一起窩在沙發上看電視吧。

真是拿愛情沒辦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uliaspa 的頭像
juliaspa

零度的風景

juliasp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